浅思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件受理及侦办--梁山县

2018-09-04 admin
浅思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件受理及侦办
         —梁山县公安局办理王某拒不执行法院判决案
【案情】2015年11月9日,梁山县人民法院就梁山铭盛物流有限公司起诉王某、刘某凤、郝某良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作出(2015)梁商初字第976号民事判决,判决被告人王某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梁山铭盛物流有限公司欧曼牌机动车一辆,五日内支付2015年3、4月份租金33068元,该判决于2015年12月27日生效。2016年6月1日,王某接到梁山县人民法院送达的执行通知书,在执行过程中,犯罪嫌疑人王某明知梁山县人民法院已经生效的判决,而故意拒不执行,未返还判决指定返还的车辆及财务,造成申请执行人梁山铭盛物流有限公司的重大损失,犯罪嫌疑人王某有能力履行法定义务,但拒不履行生效的法律文书,致使判决无法执行。
犯罪嫌疑人王某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一案,由梁山县人民法院移交至梁山县公安局,经审查于2016年11月28日立案侦查。犯罪嫌疑人王某于2017年5月9日被抓获到案,经侦查终结梁山县公安局将本案移送梁山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18年2月23日,梁山县人民法院判处被告人王某因涉嫌拒不执行判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两个月,缓刑一年。 
【点评】犯罪嫌疑人王某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一案,民事案件审理期间,王某收到人民法院应诉通知书后拒不应诉,收到人民法院判决后,既不上诉亦不履行,收到执行通知书后,具备执行能力的情况下,既不采取措施履行执行义务又不到执行机构说明情况,且有证据证明其年收入6万余元,结合其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后其亲朋及时将涉案车辆运抵梁山的事实,其行为符合法律规定的有能力履行而不履行的的情形,因此王某接到人民法院判决后,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在情节严重,构成拒不执行判决罪,并追究其刑事责任。本案公安机关从案件受理、立案、侦查、移送审查起诉各环节相互衔接,有许多要点也值得我们深思:
一、公安机关如何依法受理拒不执行法院、裁定案件。主要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 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自诉案件受理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等。案件来源主要有人民法院向公安机关移送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线索,或者申请执行人向公安机关控告负有执行义务的人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两种,公安机关同样具有立案审查的权力,对于法院移送线索、申请执行人的控告,应依据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构成要件认真审查,对于构不成本罪的应及时作出不予受理答复或下达不予立案决定,构成本罪的应及时立案展开侦查,不能盲目的将此类案件排除在外,一律不予受理让其走自诉途径,同时也避免受理立案后,检察机关不认可案件事实造成案件无法起诉。
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件的侦查要点。一是准确掌握时间节点。拒执时间从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时起算,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规定解释时指出,该条中的“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是指人民法院依法作出的具有执行内容并已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这就是说,只有具有执行内容的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后,才具有法律约束力和强制执行力,义务人才有及时、积极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责任。生效法律文书的强制执行力不是在进入强制执行程序后才产生的,而是自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即产生。二是收集负有执行义务的人是否有能力执行的相关证据材料,是否有隐藏、转移、故意毁损财产等拒不执行行为,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情形。公安机关经细致侦查王某负有法院判决的执行义务,调取其年收入的相关证明,证实其年收入为6万余元有能力执行法院判决,及判决生效期间涉案欧曼车一直处于运营状态,存在拒绝执行的故意,且本案中嫌疑人王某以涉案欧曼汽车是其顶名替郝某良购买的,使用者也是郝某良,经调查郝某良对王某的辩解予以否任,且涉案欧曼车在对王某采取强制措施后便运抵梁山。以上证据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充分证明王某负有执行义务且有能力执行。